CR Home華潤網群English
雙鶴首頁

黨史知識

飞扬棋牌

信息來源:北京市人民政府   发布时间:2017-12-22   【字体: 】   

  從南昌起義至今,人民軍隊走過了90個春秋,留下了許多寶貴的光榮傳統。綜合起來,也正符合習近平主席倡導的“聽黨指揮、能打勝仗、作風優良”的光榮傳統,其中“作風優良”特別體現在“四鐵”上,即:鐵一般的信仰,鐵一般的信念,鐵一般的紀律,鐵一般的擔當。

  信仰如鐵——信仰的力量來自于軍隊政治工作“生命線”的作用

  信仰如鐵,鑄就了不凡軍魂。我軍軍史上,堅定的信仰創造了許多以弱勝強、叠挫強敵的奇迹。其中的豐碑之一就是長征。

  四渡赤水戰役是絕處逢生的奇迹。在遵義以西,四川、貴州交界處,紅軍四次渡過赤水河,避實擊虛,靈活機動地往來穿插于敵人的40萬大軍之間,創造了戰爭史上以弱勝強的神來之筆。大渡河之戰是絕處逢生的奇迹。進入四川後,紅軍走在當年石達開曾經失敗的大渡河邊,成功地強渡大渡河、飛奪泸定橋,打碎了蔣介石讓紅軍“成爲第二個石達開”的迷夢。爬雪山過草地也是這樣的奇迹。爲避開敵軍的重兵,紅軍翻越大雪山、走過大草地,在自古以來兵家認爲是絕地之處,再次創造了奇迹,成功地保存了革命力量。

  在漫漫征途中,紅軍將士同敵人進行了600余次戰役戰鬥,跨越近百條江河,攀越40余座高山險峰,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余座,穿越了被稱爲“死亡陷阱”的茫茫草地,用頑強意志征服了人類生存極限。紅軍三過草地犧牲最大,特別是第三次過草地,曾任紅六軍團政治部主任的張子意在1936年7月21日日記中記載:“本日我軍到達離阿壩五十裏地之山下露營,三十軍同志送牛一百二十頭來。連日天雨,糧缺,帳篷少,掉隊死亡現象極嚴重。”經過一個多月的艱難跋涉,8月上旬紅二、四方面軍終于一起走出茫茫草地。

  三過草地,走過二萬五千裏的征程,一次次地絕處逢生,靠的是什麽?就是理想與信仰的力量。信仰的力量從何而來?來自于軍隊政治工作“生命線”的作用。當年斯諾在洛川采訪紅軍後贊揚道,正是紅軍出色的政治工作,使得每個紅軍戰士都知道自己是爲了正義的事業,爲天下勞苦人而戰鬥,所以打起仗,格外勇猛頑強。美國作家索爾茲伯裏說得好:“閱讀長征的故事將使人們再次認識到,人類的精神一旦喚起,其威力是無窮無盡的。”

  信念如鐵——人民軍隊以少勝多、以弱勝強的奧秘之所在

  信念與信仰往往結伴而行。鄧小平同志曾指出:“過去我們黨無論怎樣弱小,無論遇到什麽困難,一直有強大的戰鬥力,因爲我們有馬克思主義和共産主義的信念。有了共同的理想,也就有了鐵的紀律,無論過去、現在和將來,這都是我們的真正優勢。”

  我軍自誕生起,全體指戰員便堅信在黨的領導下,革命必將迎來勝利。有鐵的信念,則戰無不勝。有鐵的信念,我軍才能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從無到有,迅速壯大,最多時全國紅軍達30多萬人。有鐵的信念,紅軍才能走過萬裏長征,到達抗日戰爭的前進出發陣地——陝甘根據地。有鐵的信念,我軍才能在全國抗戰爆發後,憑借一支出征時僅幾萬人的部隊,戰勝日僞軍1萬人以上的“掃蕩”戰役59次,共消滅52萬日本侵略軍、118萬僞軍,到抗戰勝利時發展壯大爲120多萬人的部隊。

  解放戰爭中,正是憑著鐵一般的信念,我軍攻如猛虎,守如泰山。在戰場上,國民黨軍雖然裝備比解放軍好,中央軍大多裝備了先進的美式裝備,然而,由于其“鋼多氣少”,戰鬥精神遠不及解放軍,可以說在戰前就已決定了其失敗的下場。1947年12月毛澤東提出了著名的“十大軍事原則”,其中第六個原則是“發揚勇敢戰鬥、不怕犧牲、不怕疲勞和連續作戰的作風”。這種作風在解放戰爭戰場上無所不在,如西北野戰軍的“硬骨頭六連”。1948年2月,宜瓦戰役打響後,西北野戰軍一縱迎戰蜂擁而至的國民黨整編二十九軍,敵軍向714團占領的陣地發動一次次沖鋒,二營第六連140多人打得只剩下十來個人仍在頑強戰鬥,像一塊啃不動、砸不爛的硬骨頭牢牢地守在陣地上。宜瓦戰役打出了解放軍“硬骨頭六連”的威名,打出了響當當的硬骨頭精神!經此戰役,西北野戰軍一縱及其司令員賀炳炎向世人展示了硬骨頭的精神。

  翻開軍史,解放軍在殲滅國民黨軍800余萬部隊的各次作戰中,無不閃現著這種硬骨頭精神。以塔山阻擊戰爲例,東北野戰軍爲何能浴血奮戰6晝夜,打敗蔣介石親自督戰的陸海空三軍聯合作戰的凶猛攻勢?堅守塔山的四縱政委莫文骅在《略談塔山戰鬥》的總結中寫道:塔山阻擊戰的政治工作,是在新式整軍運動的基礎上進行的。部隊的士氣正是以政治教育中激發出來的高度階級覺悟爲基礎的。在覺悟了的戰士面前,勇氣和鬥志可以轉化爲戰鬥力。當戰士們明白了苦根在哪裏,自己爲誰當兵,爲誰打仗的時候,其力量就像山洪爆發,任誰也阻擋不了!

  紀律如鐵——建軍之路始終伴隨著紀律的精心建立與嚴格遵守

  早在紅軍時期,人民軍隊就被人民群衆譽爲“鐵軍”。鐵軍之所以“鐵”,是與鐵的紀律密不可分的。無論是朱德率領南昌起義余部進行的“贛南三整”,還是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余部進行的“三灣改編”,都是通過整肅軍紀的舉措,來讓革命的火種保持不滅,並且發展成燎原之勢。朱德要求部隊買賣公平、打土豪的成果要統一交沒收委員會,工農革命軍要注意上門板、捆鋪草。毛澤東在挺進井岡山時宣布了行動聽指揮、不拿群衆一個紅薯、打土豪要歸公等三大紀律。這些早在建軍初期就定下的紀律,爲後來的“三大紀律八項注意”奠定了大致的輪廓。毛澤東認爲,嚴明的紀律是紅軍區別于白軍及其他舊軍隊的根本標志之一,否則群衆連紅軍與土匪都無法分辨。因爲工農紅軍嚴格遵守紀律,老百姓看到他們來了,就不再像躲土匪那樣跑到山上躲起來。有了群衆的支持,部隊的戰鬥力也能大大提升。

  長征期間,紅軍爲何在國民黨數十萬大軍的圍追堵截中,仍能叠挫強敵?這與紅軍鐵一般的群衆紀律息息相關。翻開曆史檔案,我們甚至可以找到長征途中蔣介石對紅軍紀律的一則“表揚”電:“據報,前朱毛匪部竄川南時,對人民毫無騷擾,有因餓取食土中蘿蔔者,每取一頭,必置銅元一枚于土中;又到敘永時,捉獲團總四人,僅就內中貪汙者一人殺斃,余均釋放,借此煽惑民衆,等情。希嚴饬所屬軍隊、團隊,……愛護民衆,勿爲所利用爲要。”

  人民軍隊的建軍之路,始終伴隨著紀律的精心建立與嚴格遵守。毛澤東、朱德等領導人一直在思索,一支新型的人民軍隊是什麽樣的?毛澤東認爲,遵守紀律,是紅軍區別于其他軍隊的顯著標志。在舊中國,土匪橫行、軍閥割據的時代,老百姓靠什麽來判斷:這是一支可親可近的與衆不同的軍隊呢?紀律在這裏扮演了極爲重要的角色。撼山易,撼解放軍難,正是因爲這支軍隊有嚴明的紀律。

  擔當如鐵——人民軍隊的每一步都濃縮著勇于擔當的紅色腳印

  毛澤東說:“沒有一個人民的軍隊,便沒有人民的一切。”人民軍隊唯有鐵肩擔道義,履行好根本職能和使命,才談得上踐行好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的宗旨。

  在建軍之初,我們就可見到人民軍隊締造者擔當如鐵的身影。南昌起義前夕,張國焘傳達共産國際電報指示,要求停止起義,說共産國際電報認爲“如毫無勝利的機會,則可不舉行南昌暴動”。這無疑對起義澆了一盆涼水,幾乎將起義扼殺在搖籃之中,周恩來、恽代英、李立三、彭湃、譚平山等人堅決抵制,經過一番唇槍舌劍的討論,前委做出這樣的結論,共産國際的電報可理解爲,這無異于是說“除非毫無勝利機會,否則南昌暴動是應舉行的”,因此按原計劃打響了第一槍。沒有周恩來等人的擔當精神,人民軍隊的曆史恐怕就此改寫。

  南昌起義失利後,跟隨朱德、陳毅的起義部隊僅剩下800人左右,有頃刻瓦解之危險,革命火種隨時有可能熄滅。在天心圩、大余、上堡,朱德、陳毅對部隊進行了三次整訓,這穩定了軍心,整頓了黨的組織和軍紀,整訓了戰術。朱德給大家鼓勁說:“只要能保存實力,革命就有辦法,你們應該相信這一點。”經過整頓整訓,部隊的組織狀況和精神面貌都大爲改觀,變成一支堅不可摧的鋼鐵部隊,人數雖少,卻成爲以一當百的寶貴的革命種子。之後,朱德率領這支部隊,將前來圍攻的許克祥6個團打得落花流水,且繳獲甚豐,在此基礎上又發動了湘南暴動。1928年4月,朱德率領湘南暴動農民和南昌起義軍到達井岡山砻市鎮,與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部隊及王佐、袁文才部隊會師,編爲工農革命軍第四軍第一師。秋收起義後的“三灣改編”與南昌起義後的“贛南三整”,兩種建軍探索思路就此交彙融合,聯璧生輝。這爲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鞏固發展,以及後來中央根據地的開辟,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人民軍隊在成長發展過程中,幾乎每邁出重要一步都濃縮著勇于擔當的紅色腳印。例如長征途中的通道轉兵,毛澤東力排衆議,中央紅軍不去敵軍張網以待的湘西,避免了再次遭遇湘江之戰一樣的重大損失。大渡河畔,面對大樹堡敵軍重兵集結的局面,劉伯承當機立斷,在泸沽轉兵,避免了紅軍重蹈石達開失敗的覆轍……

  新中國成立後,人民軍隊處處體現出“四鐵”的優良傳統作風,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打出了國威軍威。一支缺衣少糧、裝備落後的軍隊,靠什麽打贏一支武裝到牙齒的現代化軍隊?靠什麽打出國威軍威?靠的就是超強的戰鬥精神以及高敵一籌的戰略戰術!盡管裝備不占優勢,但志願軍在長津湖卻創造了以弱勝強的神話。對這段光榮曆史及我軍的戰鬥精神,習近平主席給予高度肯定,他說:“抗美援朝戰爭開始時,美國人狂妄自大、完全不把我軍放在眼裏,但戰場上我軍不怕犧牲、視死如歸的大無畏精神令美國人也不得不佩服。基辛格兩次同我談到抗美援朝戰爭,說中國軍人令他非常佩服,他說中國軍隊缺乏後勤保障、空中保障,裝備是如此之差,但是居然沒有‘打輸’。我告訴他,我們靠的是一種革命的戰鬥精神,我們的戰士是不怕你們的,無論拿什麽武器,都敢與你們較量。”

打印】 【關閉
聯系方式|網站地圖|免責聲明|隱私條款

Copyright © 2000 - 2017 华润双鹤药业股份有限公司    京ICP备05060501号    技术支持:华润集团信息管理部